举报查询 登录 | 注册
  1. 首页
  2. 官方辟谣
  3. 接种疫苗将致病毒“免疫逃逸”?“最新呼吁”其实是“陈旧谣言”

接种疫苗将致病毒“免疫逃逸”?“最新呼吁”其实是“陈旧谣言”

发布时间:2021-04-09 09:04:00

   审核专家:

  魏林(河北医科大学免疫学教研室主任)

  近期,一位自称独立病毒学家和疫苗专家的吉尔特·范登·保茨(Geert Vanden Bossche)博士,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封呼吁全球政府、科学家、专家立即停止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的公开信,要求世界卫生组织(WHO)关注这一“世界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保茨在公开信中称,他个人并不“反疫苗”,但“在当前危急的局势下,不得不借助社交平台发出紧急呼吁”。他认为,历史上没有传染疾病发生大流行时使用疫苗成功的先例,任其发展疫情也会结束。

  公开信中还写到:在疫情期间大规模注射疫苗,等于向新冠病毒施加了演化的压力,会造成所谓的“免疫逃逸”——疫苗只能保护人类不受原始毒株的侵害,但接种了疫苗会加速病毒的变异,而这些变异株会更可怕、更致命,引发比现在的疫情要可怕得多的瘟疫。因此,大规模注射疫苗“是一种犯罪,人类必须马上停止这么做,不然会引发灾难”。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实际上,这类观点并不是保茨的原创。前些年有位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医生就曾写过反对麻疹疫苗的文章,称“打了麻疹疫苗,麻疹病毒就会变异”。而这位韦克菲尔德,正是“疫苗导致自闭症”骗局的始作俑者,现代“反疫苗运动” 的发起人之一。

  河北医科大学免疫学教研室主任魏林向记者解释,“免疫逃逸”实际上是病原体或肿瘤通过不同机制拮抗、阻断和抑制机体的免疫应答。对于新冠病毒这类病原体的免疫逃逸,有三种可能的机制:

  1.抗原性变化:病原体可经常地、持续性地发生突变,逃逸已建立的抗感染免疫抗体的中和、阻断作用。

  2.持续性感染:胞内病原体可隐匿于胞内并呈休眠状态,逃避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的攻击,形成持续性感染。

  3.免疫抑制:病原体通过其结构或非结构产物,拮抗、阻断和抑制机体的免疫应答。

  “病毒只要增加几个突变,就可以完全抵抗抗体”,是不现实的。在设计各种疫苗的时候,研究者普遍选择了新冠病毒的整个刺突蛋白甚至灭活病毒整体,就是为了疫苗可以刺激人体产生针对病毒各个部分的多种抗体,这些疫苗在病毒变异的情况下也不会马上就失去作用。

  而且,疫苗除了刺激抗体产生之外,还会激活T淋巴细胞作出免疫响应。即使“老疫苗”刺激产生的抗体与变异株的结合能力下降,T淋巴细胞强烈的反应依然可以保护接种者。

  “免疫逃逸”在理论上虽然有可能发生,但它根本就不是疫苗的“黑锅”。新冠病毒的各种变异株,在疫苗大规模接种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并出现了更具传染性的变种。

  反之,如果接种者寥寥、疫病传播持高不下,病毒才会有更多机会发生突变。真正能解决新冠肺炎疫情的办法还是尽快给大规模人群接种疫苗,减少病毒演化和变异的空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近日在中美新冠疫情防控与治疗合作论坛上表示:“疫苗的覆盖率决定了疫情的走向。”

  另一方面,即使“免疫逃逸”毒株出现,按照目前新冠疫苗的研发速度,人类还可以推出“更新版”的疫苗来应对。至于所谓“放任疫情发展”的说法,其实是罔顾生命和没有事实依据的。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说:“群体免疫不能通过让大量的人患病来实现,必须要以科学为基准,通过疫苗接种来达成这样的目标。”